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章 傻子相公

作者:蒜蓉蛋  |  更新時間:2019/6/18 7:59:37  |  字數:2093字
    林昭月吃了面后將碗筷灶臺一并清理干凈了,如今林家只剩下她一人,倒也樂得輕松。

    吃過晚飯后林昭月從正堂的供桌上摸了三根香,用火折子點了。

    一拜,兩拜,三拜。

    林昭月將香插入香爐,而后想了一會,又去灶臺那兒撿了一塊木頭,在木頭上規矩刻了林昭月三個字,而后放在了供堂桌上爹娘牌位旁。

    你盡管放心,這身子以前吃過的苦頭,終有一日,我會替你討回來。

    將此事做完后林昭月又尋了一盞油燈,古代也沒什么樂趣,林昭月在里屋的床榻上翻出了一本話本,紅梅記。

    林昭月看了一會后覺得眼睛發酸,不一會兒就睡了過去。

    睡意朦朧的時候她似乎聽見什么動靜,難不成是老鼠?

    林昭月將頭埋進被子里,即便是老鼠她也不起來了,等著天亮再去收拾。

    可這老鼠動靜也忒大了一些,乒乒乓乓地想拆家不成!

    林昭月下了床穿好了鞋,她順手在門邊上撿了一根燒火棍,這是她防身用的,如今正好拿來打老鼠。

    聲音是從外頭灶臺那兒傳來的,這老鼠恐是聞到了她牛肉醬的味道了。

    但當林昭月提著燒火棍到了露天廚房時,那聲音又聽不見了。

    她左右翻看著,確實沒有動靜了后這才冷冷哼了一聲,“算你跑得快,否則非做成老鼠干不成!”

    林昭月扭頭準備回屋子繼續睡覺時又聽見屋頂上有些動靜,她順勢看了過去,一個黑影跳到了地上,而后又迅速的朝著村口的方向逃了。

    那身影必然不是老鼠,然而是賊?

    林昭月皺了皺眉,這林家早已經被所謂的親戚吃得差不多了,哪還有什么值錢的玩意,她冷笑了一聲,真是個笨賊,活該空手而歸!

    第二日,五叔讓人過來叫她去一趟祖祠,說是請了里正,為這樁婚事訂個字據。

    林昭月抿了抿嘴,這些人到底是多怕她反悔,不過她倒是無所謂,昨日已將這其中的厲害關系理順清楚,橫豎躲不過,她便大方的為自己爭取權益便是。

    方家的聘禮已經到了,三聘六禮,禮數齊全。

    林昭月瞥了一眼擔子前紅色的喜服,里正將紅帕子包好的禮金遞了過來,“這方家是大戶,六兩六,吉利數。”

    “也算是你有福氣,如今你家這情況,往后想要嫁人簡直難于上青天,如今卻正好有方家這高枝,你應該感恩才是。”

    林昭月淡淡然地瞥了一眼說場面話的里正,“既然里正大人說得這萬般好,不如你將家中女兒嫁過去?”

    里正大人的臉色徒然一變,“這,這是你們林家欠的債,和我,和我什么關系。”

    勸慰別人的話一套又一套,輪到自己了,恨撇不干凈關系。

    林昭月冷笑了一聲,“你們這都商議好了,還需要我做什么,你們不是都商議好了,我簽字就是!”

    被人毫不猶豫地揭了短,里正大人臉上青一塊白一塊,此番若不是看在了林家大哥林興明的面子上,這林家一戶的閑事他權當是看不見,可如今被人當面臊臉,他索性就不管了,將頭一撇,“聽著林家閨女這話,這婚事是不同意的了?那可不行,強人聘婚這事,我干不出來!”

    五叔見著里正大人作勢要甩手不干,趕忙上前說道:“里正大人,月兒不懂事,你不跟她一般計較,如今我二哥家只剩下月兒這獨苗,她的婚姻大事,我們不替她作主以后還有誰替著她著想?”五叔回頭瞪了一眼林昭月,“月兒,過來給里正大人賠不是。”

    里正大人也是有眼力見的,既然對方給了臺階,他順著坡也就下了,他將婚書拿了出來,“簽吧。”

    待林昭月簽好婚書后,五叔又摟著里正大人的胳膊親熱道:“南市鎮上新開了一家酒樓……”

    里正大人看了一眼五叔,臉上立刻換成了燦爛的笑容,“你這小子會來事!”

    從祖祠離開之后,林昭月一路上都在盤算著手里的六兩六的聘金,這銀子雖說不多,但是也足夠她買一輛小推車,只是推車有了,應該去哪兜售還是個大問題。

    林家村是個小村落,除卻幾家大戶家中有些閑錢,會外出花個銀兩,余下苦哈哈的幾家,一個銅板恨不得掰成兩半花。

    聽說方家村的情況與小林家村不一樣,因占著往南有一處碼頭,經濟可比小林家村好上不少。

    林昭月正想著如何挖掘商機時,身上被人丟了一塊泥巴,她回過頭正好瞧見有名小男孩躲在拐角的墻后沖她做鬼臉。

    林昭月咧著嘴笑了笑,她一個二十一世紀的新女性能跟一個小孩置氣,俗話說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但林昭月并非君子,因而有仇向來都是當場就報了!

    林昭月挽了挽袖口,她必須要讓熊孩子知道,這個世界其實是很殘酷的。

    然還未等她給熊孩子一個慘痛的教訓時便見不遠處更多的熊孩子正圍著一個大人追打著。

    “是方家村的傻子,哈哈哈哈,傻子傻子!”

    “聽說這傻子要娶我們村的姑娘呢,”熊孩子吹了一聲口哨后又問道:“傻子,你是不是來看你娘子的!”

    被叫著傻子的人抬起頭,隨即“嘿嘿”地笑了起來,“娘子娘子,方二有娘子咯。”

    那群熊孩子一愣,而后也跟著起哄起來。

    “新郎官要給當馬騎!”熊孩子突發奇想,而后在他人的幫助下雙腳跨過了方二的脖頸處,他挺著身子嘴里輕蔑的喊著“駕”。

    方二被人扼著喉嚨十分地不舒服,他左右扭動著肩膀將騎在他脖頸處的人甩在了地上。

    而被甩在地上的熊孩子因此而惱羞成怒,他順手撿起地上的泥巴就要朝著方二塞過去時,一只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熊孩子回頭正好看見林昭月,她臉上掛著僵硬的微笑,“欺負大人,好玩嗎?”

    熊孩子一愣,他吞吞吐吐地說道:“關,關你屁事!”

    “不關我事?”林昭月的聲音陰陽怪氣,“你怎么知道這不關我事!”

    “你,你是短命相的姑娘!”

    林昭月的手下意識地用了力氣,而后便聽著那熊孩子“伊呀呀呀”地叫喚著,旁人見著這慘相頓作了鳥獸散。
蒜蓉蛋 說:

評論

您還未登錄,請先 登錄注冊 后再發表評論

    上一章
    點擊獲取下一章章節加載中...

    捧場道具

    相當于 0原創幣
    0
    剩余:0原創幣,0短信幣,0獎金幣
    ?

    用戶登錄

    賬號:
    密碼:
    忘記密碼?
    电子游戏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