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11章 罰跪

作者:顧二飄  |  更新時間:2019/6/18 9:59:37  |  字數:1473字
    在她身后,趙琦妍殺氣騰騰的將劍又刺進去幾分。

    玉秋身子一晃,在劍被用力拔出身體之后,睜著眼睛直直的倒在地上,就這么斷了氣。

    前世今生,這是趙琦妍第一次殺人。

    她心中郁結的恨意,本以為會在殺了玉秋之后有所緩解,可是并沒有。

    圍觀的下人中,有人倒吸涼氣喊了句,“五姑娘。”

    “妍兒。”趙良輔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盯著趙琦妍。

    趙琦妍紅腫的眼睛里帶著怒意,“玉秋背叛我,如今又挑撥我與姨娘的關系,還想毀了我三姐,四哥和六妹的前程。這種人,我就是殺她一千次都不為過!”

    “以后咱們府里誰若再敢賣主求榮,給主子下毒下藥,玉秋就是下場!”

    說著,她冷著臉將手中滴著血珠的寶劍扔在了地上。

    “哐當”一聲,直懾人心。

    那聲響讓陳氏心里重重一磕。

    趙琦妍的話聽在她耳朵里,更像是在警告她。

    陳氏不動聲色的抬起眼簾,看向趙琦妍。

    這兩天,她聽下人們議論說五姑娘經此一事,性情大變。如今看來,確實是不太一樣了,似乎不像以前那般聽話好拿捏了。

    看來得叫夢兒多去安慰安慰她才是。

    玉秋的尸體被抬下去了,圍觀的下人們也都散了。

    趙良輔把趙琦妍叫到了他書房。

    等屏退了四周的下人,關上房門,趙良輔才將目光落在趙琦妍身上。

    小聲斥責道,“你一個未出閣的姑娘,你怎么能當著滿院下人的面殺人呢?”

    “那難道就聽著她詆毀我清白,誣陷姨娘名聲?”趙琦妍腰桿挺的筆直,眼中含著淚。

    “就算她胡言亂語,想挑撥離間,我自然會查清真相,處置于她,用的著你親自動手?這若是傳出去,你還要不要嫁人了?”趙良輔愁眉不展盯著她。

    “等父親查清真相,姨娘逼迫玉秋給我下藥的事情怕是都傳遍東京城了。姨娘事事為我著想,三姐姐又處處讓著我,我自己受委屈不要緊,但不能讓她們為了我的事被人詆毀。”趙琦妍眼里淚光閃爍,一副舍己為人的委屈模樣。

    在趙良輔的印象里,他這個女兒仗著嫡女身份行事張揚跋扈,總是和姐妹們搶衣服奪首飾。

    如今細細回想,他這些印象都是從陳氏和夢兒的哭訴告狀中得來的。

    她口中處處為她著想的姨娘和三姐姐三天兩頭向他告狀她是如何跋扈,她卻還處處替她們著想。

    思至此,趙良輔怒其不爭的瞪著她,“這府中人人都知道為自己打算,偏你!拼了自己的名聲和前程為他人做嫁衣,人家還不見得念你的好!”

    “從今日開始,你每日去祖宗祠堂跪三個時辰,對著祖宗牌位好好反思!”

    “是。”趙琦妍不卑不亢,也拒不認錯。

    從書房出來,妗云快步跟在趙琦妍身后。

    等拐過廊角,她才擔心的問道,“姑娘沒事吧?”

    “沒事,父親要我每日去祠堂跪三個時辰。”趙琦妍面無表情的抬手擦去眼里的淚,臉上恢復清冷。

    “啊!這還叫沒事?”妗云驚呼,覺得聲音有點大了又趕緊壓低些聲音,“咱們真跪啊?”

    “真跪,不僅要跪祠堂,還要上山禮佛,跪神仙真人,這樣才更顯的我虔誠,父親才會更心疼我一點。”

    趙琦妍腳步未停,等走出院子,她才又開口,“妗云,你這幾日出門幫我選個道觀,順便幫我打聽一個道士。”

    “姑娘要打聽誰?”妗云問。

    “蔣風,我聽說他做法事最為靈驗,我手上沾了人命,也想請他做一場法事超度亡魂。”

    提到蔣風,恨意和痛苦從趙琦妍眼中一閃而過。

    妗云點頭應下,“好。”

    ……

    從這日之后,趙琦妍每日都去祠堂跪省,也時常去燕回閣陪莊氏說話用膳。

    趙琦夢來了兩回梧桐苑,都沒見到她的人。

    這一日,陰雨綿綿。

    趙琦夢帶著紅香進來的時候,趙琦妍正在屋里用午膳。

    看到趙琦夢,趙琦妍轉頭對著立在身邊的綠衣女使道,“錦時,去添雙碗筷。”

    趙琦夢今日穿了一件鵝黃色百褶如意羅裙,流蘇髻上插著一支鍍金鑲寶石碧璽掛珠步搖,步搖上的掛珠隨著她走路一晃一晃的,美不勝收。

    她眼眶紅腫的挨著趙琦妍坐下,看樣子是剛哭過。

    趙琦妍看著她,笑著問道,“三姐姐,這是怎么了?”
顧二飄 說:

評論

您還未登錄,請先 登錄注冊 后再發表評論

    上一章
    點擊獲取下一章章節加載中...

    捧場道具

    相當于 0原創幣
    0
    剩余:0原創幣,0短信幣,0獎金幣
    ?

    用戶登錄

    賬號:
    密碼:
    忘記密碼?
    电子游戏发展